欢迎进入辽宁省工业经济联合会网站!
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详情
建立混合所有制的关键是什么?
谭浩俊
 
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发布以后,有关混合所有制的概念,就成了关注度很高、出现频率很多的名词之一。但是,对建立混合所有制的关键,也就是公说公理、婆说婆理了。更多情况下,在谈论混合所有制时,都是人云亦云,没有自己的独立想法,似乎只要国有企业引进其他所有制资本,就是混合所有制了。
混合所有制不等同于国企改革
在混合所有制问题上,已出现了比较单一而僵化的概念,那就是国企改革,亦即只要国有企业引进了其他所有制资本,就是混合所有制了。
虽然从概念上讲,国有资本与其他所有制资本的合作,就可以看作是混合所有制。但是,真正的混合所有制,决不是简单的种种所有制资本的合作,更不是国有企业引进了其他所有制资本就是混合所有制。
事实上,混合所有制更多的是一种市场概念,是必须建立在市场规则和规律的基础上。离开市场概念,离开对资源进行有效配置,就算存在多种所有制资本,也难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混合所有制。就象现在的许多国有企业一样,虽然也有民间资本等其他所有制资本,能与混合所有制挂钩吗?
真正的混合所有制,需要以市场为基础、资本为纽带,企业董事会能够成为真正独立于市场的决策机构,能够对经营层进行公开选聘,能够决定经营层的命运,能够对经营层按照市场化要求进行评价考核。而企业的所有股东,也都具有平等的法律意义的权利和义务。
显然,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,无论是实行了产权多元化的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,都没有真正具备这方面的条件,也没有真正按照市场化来管理企业。更多情况下,还是依靠人治,依靠某个或某几个人说了算。那么,所谓的混合所有制,也就不能简单地与国企改革划等号,不能将国有企业引进其他所有制资本就是混合所有制。
混合所有制需要双向突破
必须注意,目前对混合所有制的理解,绝大多数人都将其简单理解为国有企业改革。虽然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在论述这个话题时,也主要针对的是国有企业改革。但是,在具体表述上,也是十分讲究的。决定明确提出,“国有资本、集体资本、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、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,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”。这也意味着,只有交叉持股、相互融合,才能实现混合所有。显然,也就不是单指国有企业改革,也应包括其他所有制企业的改革。
事实也是如此,在国有企业进行全方位改革、大力引进其他所有制资本的同时,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其他所有制企业,在某些领域和方面,也应当引进国有资本,让国有资本有新的发展空间,而不是其他所有制资本向国有企业推进一种方向和目标。如果这样,对国有资本也是不公的,也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。
对混合所有制来说,目标就是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所提出的,各种所有制资本交叉持股、相互融合,且在这样的融合中,实现资本效率和效益的最大化、资源配置的最优化。
持股比例不是衡量混合所有制质量的主要标准
谈到混合所有制,很多立马会想到股权结构和持股比例的问题,亦即国有企业在改革过程中,能给其他所有制资本多大的持股比例。
从眼前来看,这确实是一个十分重要、十分现实的问题。因为,持股比例的高低,对企业的决策影响很大。也正因为如此,中石化在决定对其他所有制资本开放后,企业负责人已经多次强调,对其他所有制资本的持股比例不作明确限制。其他企业在提出改革方案时,也都作出了类似表态。
而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则认为,这个比例很难一刀切。“国有企业股权结构降到多少比例,根据两条来判断:第一是当地政府需要控制到什么程度?也就是当地政府的要求。第二是企业的需求,无非就两种,一是资金需求,少量国有资本吸纳社会资本来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。
显然,无论是中石化的不控制比例与黄淑和的不一刀切,都很难打消其他所有制资本的顾虑。特别是黄主任的观点,会让其他所有制资本更加感到政府这只有形之手的“威力”。因为,持股多少,完全应当由市场说了算,而不是政府说了算。政府所要做的,就是让市场发挥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,让企业经营者和董事会决定持股比例,而不是政府确定控制到什么程度。
更重要的,如果仍然按照目前的操作方式,纵然国有股比例降到30%以内,也未必就是真正的混合所有制。因为,政府要想限制企业,手段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如定价权、执法权、质量监督权等。真正的关键,在于政府能不能放权,能不能让企业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。如果这一目标确立了、定位明确了,企业经营者只要按照董事会的决定办事,持股比例也就不重要了。同样,在其他所有制企业引进国有资本等时,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。
所以,混合所有制能否真正建立,建立以后的效率如何,关键不看股权结构,而看政府对待企业的态度,以及放权的程度。
建立混合所有制要防止“两种流失”
建立混合所有制,既是国企改革的需要,也是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。但是,建立混合所有制,决不能以牺牲某一方的利益为代价,而必须实现利益共享、责任同担。笔者认为,应严格做到防止“两种流失”。
一方面,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。对此,习近平总书记在3月9日参加安徽代表团审议时特别强调,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,成败在细则。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,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。这既是对前一轮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的总结,也是对新一轮国企改革的提醒和告诫。如果改革成为了少数人牟取私利的机会,这样的改革就无法取得成功。
另一方面,要防止私人财产流失。这里所说的私人财产,是指其他所有制资本在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时,被国有资本吞噬的现象。因为,从这些年来的实际情况看,一些大型国有企业、特别是垄断企业凭借强大的资金实力和行政权力,在引进了其他所有制资本以后,又通过非正常手段侵吞这些资本的利益,使其他所有制资本在面对国企改革时望而生畏。
所以,在建立混合所有制过程中,“两种流失”都要预防,两方面的权利都要维护。只有这样,才能实现双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来源:宁波企业家)
辽宁省工业经济联合会版权所有 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崇山东路32号 邮编:110032
电话:024-86611671/024-86611675 传真:024-86912137 E-Mail:lnsgjw@163.com
辽ICP备12015346号 技术支持:辽宁吉美科技有限公司